思越木结构|Tamedia办公大楼

隈研吾在《负建筑》中提到,泛中华文化圈的建筑与希腊罗马拉丁文化圈的建筑,从观念上有个巨大的不同,即:东方的建筑从来不为永恒而存在。与西方那些石料堆砌,即使废弃了1000年也始终像僵尸一样挺立的建筑不同,东方的建筑一旦不被使用和修葺,很快就会坍塌消失。或者用隈研吾的意思,是回归自然的轮回了。而我们现在看待建筑的方式受到太多西方影响,也仿佛是在为了永远存在而建筑。其实这是不理智的。建筑会从美学上过时,也会因为PVC管和电线的老化而变得危险和不易使用。而永恒的建筑也不符合利用建筑行为推动的社会经济原则——只有不停地建设,经济才会持续发展。所以建筑本来就不应该永恒,而70年的寿命都有些太长,或者40~50年才是好的选择。而能在寿命的周期中表现得良好可靠,在寿命结束后能安静地回到自然物质的循环中,这样的建筑才是理想的建筑,就和我们的生命一样。

这也是这几年“可持续建筑”的概念开始流行的原因。钢筋混凝土建筑一样不可能存在太久,而他们拆毁之后则是一堆无法处理的建筑垃圾。但可持续建筑不同,木架构,石材或者钢架,都是可以回收利用或者自然降解的。可持续建筑并不是那些铺满隔热层然后在屋顶种树的所谓“可持续建筑”,而是一种能坦诚自己生命周期的建筑。这样的建筑模式会渐渐改变人们对建筑的认识,能直面建筑的时效性和非永久性,把建筑行为变得不再那么违背自然规律。

那么关于Tamedia的新大楼本身,我也并没有什么太多好讲的。请大家自己看图片吧:

ailin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Next Post

园林景观工程中合理应用木结构措施

周一 5月 25 , 2015
  木结构和钢筋水泥结构一样都是一种建筑结构。在当今的园林景观工程的建设中,木结构的应用受到了人们越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