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炳坚:建筑应凸显民族性和地域情 远离奇怪建筑

  连日来,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引起社会各界强烈反响,对当今不断出现的“奇奇怪怪建筑”的批评,更将人们关注的目光引向建筑规划设计与建设领域。
  “弘扬优秀民族文化传统,创造具有民族风格和地域特色的现代建筑,是中国现代建筑文化的核心问题,是中国当代建筑发展的正确方向,是中国建筑师的重大历史责任。”近日,中国勘察设计协会传统建筑分会会长马炳坚在受访时表示,“抛弃中国几千年的优秀传统建筑文化,一味模仿国外建筑,是断然没有出路的。”
  风格与地域文化相关
  中国住房:当前,中国城市的“千城一面”广受诟病,为改变这种现状,我们应如何努力?
  马炳坚:“千城一面”不仅仅是指城市与城市没有区别,更主要的是没有民族特色、文化特色。“千城一面”的要害是抛弃本国建筑文化,不加分析地照搬照抄国外建筑。提倡民族风格、地域特色,保持本民族建筑的风格特点,必然会打破洋建筑、怪建筑一统天下的局面,改变“千城一面”的不正常状态。
  中国地大物博,各个地区、各个民族,都有不同的地域文化、民族文化,建筑特色也不尽相同。如江浙一带的传统建筑,与北京的、山西的建筑就不同;中原地区建筑与沿海地区、边远地区也不同。2012年我们在探讨编写《中国地方传统建筑营造大典》的过程中,试着把我国划为18个文化圈,每个文化圈都有不同文化特点、民俗民风,有不同风格的建筑。各地区一方面应保护好古代留存下来的传统建筑,另一方面,要遵循当地文脉去创造符合时代要求的当代建筑。这必然会打破“千城一面”的格局,呈现百花齐放的大好局面。
  中国住房:怎样根据城市历史与文化营造出不同的城市风貌?未来的中国建筑风格是什么?
  马炳坚:我们提倡民族风格、地方特色建筑,并不是排斥现代建筑。比如,机场、车站,它们都有特殊的功能要求、特殊的流线,应当和世界接轨,没有必要为民族风格而搞民族风格,不能因为追求风格而影响了建筑的功能。但有些少数民族地区把机场、车站搞得很有民族特色,与功能结合得又很好,这当然是好事,值得提倡。
  总而言之,办任何事情都必须是既有原则性又有灵活性,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,具体情况具体对待,不能犯教条主义错误,不能一刀切。建筑需要百花齐放,但主流应当表现民族风格和地域特点,这不仅是风貌要求,更是一个民族文化自信、文化自觉的体现。未来的中国建筑应当是文化传承脉络清晰、民族特色与地域特色鲜明、功能符合现代要求、材料环保节能、充分吸收世界先进科学技术、在世界建筑之林中独具特色的现代中国民族建筑。
  建筑生命力在于发展创新
  中国住房:你认为传统建筑的生命力在哪里?
  马炳坚:传统建筑的生命力在于发展、在于创新、在于与时俱进。只有不断发展、创新,才能满足时代要求。但这种发展、创新不应离开中国传统建筑这条文脉,不能没有根。
  这里面牵涉到一个学术问题,即“形似”和“神似”的问题。这个问题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一直争论,现在仍有不同认识。我认为,“神”和“形”是不能分隔开来、对立起来的,“若有其神,必备其形”、“形之不存,神将焉附”?关于神似问题有人认为,中国传统建筑以灰色调为主,所以只要把建筑搞成灰色就具备了中国建筑之神;还有人认为“中国红”是有中国特色的颜色,只要在建筑上用了“中国红”就具备了中国建筑的神韵。我觉得这些说法都值得商榷。
  中国住房:在未来的工作中,传统建筑如何从单纯复建、仿制走向更广阔的应用领域,如何满足时代需求?
  马炳坚:100多年来,中国的封建制度灭亡了,但中华建筑文化并没有消亡,它还在发展。这种传承和发展,主要以以下几种形式出现:
  一是古建筑文物的保护修缮。这是不折不扣地按原样修复,不允许有任何创新,叫做“不改变文物原状”。改变了就丧失了文物的固有价值,这是文物的性质决定的。
  二是当代设计建造的传统建筑,有人叫它“仿古建筑”,就是一招一式、原汁原味地按照任何一个朝代的建筑风格设计的传统建筑,如新建的传统四合院、传统寺庙、传统园林建筑亭、廊、轩、榭、花门、游廊等等。这类建筑虽然一招一式都按古代的建筑型制和风格建造,但已有很多创新的成分。如木结构改成了钢筋混凝土结构,室内改成了现代功能、现代设备、现代装修装饰,完全满足了当代人的需求。这类建筑,只是外皮保留了传统建筑的外型和文化内容,功能和设施已经完全现代化了。
  三是梁思成先生60年前讲的“中而新”建筑,主要特点是将中国建筑文化和西方建筑文化、建筑技术相结合,在体量、空间、功能、材料、技术上都按照现代功能要求而设计建造的建筑。如上世纪50年代以前建造的北京协和医院、燕京大学,上世纪50年代以后建造的重庆人民大礼堂、北京民族文化宫等。这类建筑从外形风格上看是中国传统建筑,但其他都是新的、是现代的。
  四是近些年出现的,在现代化程度上更进一步的建筑,如关肇邺先生设计的北京大学图书馆,张锦秋先生设计的2009年西安园博会长安塔等等。这类建筑,材料是新的,不再用秦砖汉瓦,功能是新的,技术、工艺是新的。但是外形上仍有中国建筑的特征,一看就知道是中国建筑。这类建筑,有人叫它“新而中”建筑。
  当然,发展、创新还远不止这些,还会有不少新的思路。但是,有一点,我认为应当守住,那就是建筑要有中国的文化特色和民族特色,人们一看就知道是中国建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/张维

ailin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Next Post

满洲里城坤木结构房屋生产项目开工进展顺利

周一 11月 10 , 2014
作为扎区2014年招商引资项目之一的满洲里城坤木结构房屋生产项目,自今年8月30日开工建设以来,截至 […]